位置:编程技术网 > 云计算 > 正文 >

人工智能+公益“跨界融合”要迈几道坎?(2)

2019年06月20日 06:32来源:未知手机版

diy祛斑面膜,洛克王国小倒栽葱,杜达雄yas

 另一个更大的问题在于数据的收集,也就是用于比对的“人脸库”必须足够大才能发挥效用。佳都科技品牌总监兼A .I.回佳慈善项目经理刘航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平台主要依靠“全民随手拍”来获取失散人员的信息。换句话说,这取决于平台的知名度、影响力以及普通民众是否愿意积极参与。

 但是,如果走在街上“随手拍”显然有侵犯他人隐私之嫌。张宝艳表示,并不鼓励这样的做法,“希望大家是在有目标的基础上拍照上传,比如明确知道某家的小孩是拐来的或者怀疑自己身世的”。

 对此,佳都科技也提前做了许多措施以保障平台的安全性。比如,所有拍照上传的图片只保存三天,且图片为有限曝光、仅开放给匹配度高的寻亲家庭。

 “所有的图片在人工智能的体系里是由人脸提取成特征码,是一串数字,然后由特征码完成匹配。特征码具备一定的保密性,如果由特征码去倒推照片的难度是非常大的,这也极大保护了照片的隐私性。此外,平台还设有投诉通道,如果有人觉得自己隐私被侵犯了,可以提出申诉,后台将及时清除图片。”刘航说。

 如何找到可持续商业模式

 华途公司面临的问题就更多了。在技术的开发与使用阶段,就遇到了很多的阻力。无障碍出行服务平台要运转必须有个前提,那就是平台后台已经存储了可供匹配的无数个应用场景,而且这些场景是非常具体的。哪里是盲道?哪个商场有无障碍设施?分布在哪些地方?而现实情况是没人说得清,即便是政府也从没有“摸”清过。

 以一个城市为单位,要摸清每个角落的无障碍设施情况,工作量可想而知。华途公司采取的办法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由千千万万的视障人士用每次出行收集到的数据渐渐“拼”出一个完整的城市出行地图。

 “他们首先会录入经常去的路线,然后有些视障人士会主动去‘探索’其他地区,但是这些由视障人士或者视障人士家属提供的数据仍然不够完备。而且,我们无法验证数据的准确性,只能依靠视障人士自己的判断。”张传春说。

 另一方面,我国暂时还没有关于信息化无障碍设施建设的标准,但若每个城市的建设标准都不一样,那将会大大降低无障碍设施的连通性和系统性,也会影响设施的利用率和可持续。

 即便上面的困难都解决了,还有一个最核心的问题———盈利模式,企业毕竟不是纯粹的慈善家,无论是前期的研发投入还是后续的系统维护,都需要成本,如果找不到一个可持续的、能盈利的商业模式,就很难让更多的人工智能企业愿意主动去拥抱公益。

 目前,华途在香港、澳门、深圳、广州、上海、南京等城市已经有成功实践,在浙江彰吴镇还打造了我国第一个无障碍小镇。但公司的盈利状况,张传春并不愿意多谈。张传春坦言,除了香港、澳门已实现盈利之外,其他地区都需要公司的其他业务来进行经济补偿。

 对于佳都科技,刘航更是直言“当做企业的社会责任在做”。

 展望

 人工智能与公益

 相结合已渐成趋势

 澳洲会计师公会中国华南区委员会副会长陈建峰长期跟人工智能企业打交道,他在接受南都记者的采访时表示,“人工智能的相关技术跟公益相结合是发展的趋势,有些政府部门已经把一些模块、算法融入到日常管理里;同时,政府与企业合作的也越来越多。”

 2018年9月,《中国信息技术公益发展白皮书V 3.0》正式发布,筛选并收录了一年来具有代表性的30个信息技术公益案例,展现了腾讯、阿里、百度、今日头条等众多科技公司在公益方面的积极探索。

 除了常见的用人脸识别等技术寻找走失儿童,用区块链技术保证捐赠物资全程可追溯外,还有用技术手段让贫困地区孩子共享优质教育资源,用科技的力量保护地下水资源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等。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yunjisuan/5265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