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云计算 > 正文 >

新时代的易学古籍数据库建设

2020年10月07日 12:34来源:未知手机版

魔物观测者,金华通园小区,x战警ⅲ

《周易》是中国最古老的文化经典,随着其思想体系的不断拓展、社会价值的不断发掘,逐渐形成了博大深邃的易学文化。而在我国不同历史时期涌现出来的卷帙浩繁、汗牛充栋的易学古籍,成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演进、发展的重要载体,也成为中华民族精神和智慧的集中体现。目前,国学发展已经进入“大数据时代”,如何把传统易学古籍与现代信息技术结合起来,开展好易学古籍数据库建设,将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重大学术课题。

收集整理易学典籍,夯实数据库基础

作为一项浩大的文化工程,易学古籍数据库建设应当以易学古籍的收集、整理和编纂为前提和重要基础。

我国历代学人非常重视对卷帙浩繁的易学文献进行整理、编纂,从最早的官修书目《别录》《七略》,到《汉书·艺文志》《隋书·经籍志》等史志目录等,从中都体现了易学文献整理、编纂的重要成果。及至清代,乾隆年间开四库馆,编纂《四库全书》,易学典籍作为群经之首,位列开篇,而且数量也是所有分类中最多的。阮元主持编纂《清经解》,进一步总结了清代易学的研究成果。王先谦编纂《清经解续编》,续收清代学者经学著作209种,涉及胡渭、惠栋、张惠言、俞樾等十数家易说,完整地展现出清代易学研究的全貌。20世纪20至40年代推出的《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是现存规模最大的文献解题目录,亦涉及大量易学典籍。

《周易注疏》 资料图片

近年来,随着文化事业的发展,新的易学古籍整理和编纂工程不断涌现。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易学文化研究院分别于2013年、2018年推出的《中国易学文献集成》68册和《中国易学文献集成续编》70册,共计138册,不仅网罗了各时期代表性的易学著作,而且首选善本为底本,为易学古籍的整理、编纂起到了重要的示范作用。与此同时,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易学文化研究院又与国学网、首都师范大学电子文献研究所联合承担《中华易学全书》项目,以文渊阁《四库全书》经部易类典籍为基础,整理易学典籍183种、1839卷,共3500余万字,并制作2000余幅矢量易图,被已故著名学者余敦康先生誉为“《易藏》”。同一时期,在学术研究机构和专门技术公司的共同推动下,我国陆续出现的各类古籍数据库,均不同程度地收录有易学古籍,传统易学古籍与现代信息技术相结合的趋势开始出现并获得初步发展。

虽然近年来易学古籍的整理、编纂工作不断取得新成就,但还存在许多有待改进之处。一方面,以往的易学古籍整理大多属于传统类型的典籍汇编,缺乏与现代信息技术的紧密结合。另一方面,现有各类古籍数据库所收录的易学古籍,由于受到分类法的限制尚未实现优化整合。比如雕龙古籍数据库有《四部丛刊》《四部备要》《雕龙四库全书》等子库,却没有单独的“易学”分类。同时,各数据库收录的古籍版本相对比较单一,对各种版本尤其是海外珍本鲜少涉及,包括日本足利学校所藏南宋初年刊本《周易注疏》等。整体而言,现有古籍数据库尚存在资料不够完备、零散不成系统、内容未能精细化、文本未能精准化等问题。因此在新时代,易学古籍数据库建设是一项亟须开展的学术课题和文化工程。

确立数据库主体框架,推动易学数字化

易学古籍数据库是顺应信息化技术发展需要、服务于易学研究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研究的重要平台,主要目标是开发通用的统一查询、辅助分析易学文献的综合管理和应用系统,以便快捷地进行数据和文献资料的查询、下载等工作。在我们看来,易学古籍数据库的建设应当以“古籍系统化+数字化”的学术理念为推手,从传统文献学和数字文献学相互融合、相得益彰的角度展开,需要收集、整理易学古籍文献,运用先进技术将其转化为数字化资源,逐步建设数据库,最后还要校对数据库文本的精确性,完成数据库的检查和验收工作。具体来说,其主体框架可以概括为一条主线、两大环节和三个要点。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yunjisuan/17620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