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游戏开发 > 正文 >

不良率攀升 农商行陷生存怪圈

2019年04月18日 07:28来源:未知手机版

学院路二手房网,张震岳儿子侧面照,御龙在天马怎么升级快,日照置业,手机壁纸论坛,鬼吹灯之怒晴湘西,明虾,放学我当家

原标题:不良率攀升 农商行陷生存怪圈

随着商业银行年报的相继披露,底子薄弱、“垒大户”情结严重的农商行资产质量情况也浮出水面。4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统计60家农商行(包括已上市及未上市)2018年年报及2019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发现,近六成农商行披露了2018年末不良率数据,其中有18家农商行不良率上升,15家农商行不良率有所下降,2家农商行不良率与年初持平。在分析人士看来,农商行不良率上升与客户群体单一、贷款集中度高以及监管部门降低不良贷款偏离度的要求等因素有关,未来应开展差异化竞争来缓解“垒大户”情结。

18家农商行不良率上升

北京商报记者统计了53份非上市农商行年报及同业存单计划、7份A股及H股上市农商行年报。在这60份农商行年报及同业存单计划中,有35家农商行披露了2018年末不良率,其中内蒙古乌拉特农商行、濮阳农商行、湖北咸宁农商行、武汉农商行、山西临猗农商行、黑龙江建三江农商行、湖北襄阳农商行、河南兰考农商行等18家农商行2018年末不良率较年初有所上升。

内蒙古乌拉特农商行2018年末不良率进入“4”字头,达到4.1%,较年初上升1.63个百分点。湖北咸宁农商行不良率逼近4%,为3.74%,较年初上升了1.07个百分点。另外,濮阳农商行、黑龙江建三江农商行、武汉农商行、湖北襄阳农商行不良率进入“3”时代,分别为3.55%、3.2%、3.59%、3.64%;河南兰考农商行、张家界农商行的不良率也分别达到2.96%、2.3%。

根据湖北襄阳农商行2018年年报,截至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5.78亿元,较2017年末的2.59亿元大幅增加3.19亿元;不良率为3.64%,大幅上升1.75个百分点;不良贷款的上升使得拨备计提不充足,该行的拨备覆盖率由256.25%降至152.66%,接近监管要求120%-150%的红线。

另一家“3”字头不良率的银行是黑龙江建三江农商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行不良率为3.2%,比年初上升了1.7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大幅下降85.93个百分点至153.51%,也接近监管要求的120%-150%拨备红线。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也有不少农商行的资产质量出现明显好转。比如,贵州乌当农商行2018年末不良率为11.75%,虽然仍处于较高水平,但是比年初下降了3.22个百分点。此外,内江农商行、云南蒙自农商行、江苏如皋农商行、新疆喀什农商行等2018年末不良率也均较年初出现不同程度下降。

此外,在上市农商行中,目前已有江阴农商行、无锡农商行等7家A股及H股农商行披露了2018年年报。由于上市农商行保持了较好的资产质量控制能力,除重庆农商行和九台农商行外,其他5家农商行不良率均出现下降。

事实上,个别农商行、农信社等小型金融机构的资产质量滑坡、风险抵御能力不足等问题也引起了监管机构的注意。审计署日前公布的2018年四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显示,7个地区的部分地方性金融机构存在不良贷款率高、拨备覆盖率低、资本充足率低、掩盖不良资产等问题。其中,河南省存在不良率高的问题,截至2018年底,河南浚县农商行等42家商业银行贷款不良率超过5%警戒线,其中超过20%的有12家,个别商业银行贷款不良率超过40%。另外,河北省、河南省、山东省部分金融机构存在掩盖不良资产的问题:2016-2018年,河北银行、河南中牟农商银行、山东滕州农商银行等23家金融机构通过以贷收贷、不洁净转让不良资产、违反五级分类规定等方式掩盖不良资产,涉及金额72.02亿元。

贷款集中度高或为主因

农商行不良率上升与当前整体经济环境不佳有关,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贷款集中度高、抗风险能力较弱。

比如,湖北咸宁农商行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行前五大贷款行业分别为农林牧渔业、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建筑业、房地产业,这五大行业贷款合计占贷款总额的59.53%,其中第一大贷款行业农林牧渔业余额占比高达15.68%。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youxikaifa/4483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