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游戏开发 > 正文 >

架构调整后,桑德伯格不再是脸书二号人物(3)

2019年03月16日 13:20来源:未知手机版

板栗饼加盟,212300,切肤之爱,舒心妍,看透人心的悲凉句子,qq三国名字大全,赛尔号雷伊怎么打雷纳多,running man e35

这两位VP可以被视作FOSS的最典型代表:Elliot Schrage是2010年那一批被引入的前谷歌高管之一,他在谷歌负责的也是全球通讯与公共事务。

Joel Kaplan则是资深政府人士,曾是小布什的竞选政策顾问,后来担任总统的政策助理,2011年加入Facebook后负责其华盛顿特区办事处。也正是这两人对于保守派的绥靖和暧昧态度,让桑德伯格在2018年尾处于一种危机地位。

>卡普兰与扎克伯格

随着危机地位而来或者说引发了危机的另一层原因是,桑德伯格在2018年陆续失去了她上一阶段重用的高管们。在公司治理上,桑德伯格在产生分歧后失去了她的首席安全官Alex Stamos,随后又在8月份失去了公司最重要的高管之一,合作伙伴关系VP Dan Rose。

在政府关系上,她失去了首席法务官Colin Stretch,Joel Kaplan虽然还在公司,但他和保守党的亲密关系会带来巨大压力;在公共政策与企业通讯上,桑德伯格几乎陷入了无人可用的局面,在Elliot Schrage辞职后,他手下的两名通讯主管也相继辞职。

截止2019年3月,Facebook有11名业务负责人或VP离职,其中6名都直接向桑德伯格汇报或是向她手下的VP汇报,而剩余的5名则基本上是被收购公司的创始人。

>扎克伯格,Dan Rose与桑德伯格

特别值得留意的是,Facebook管理团队的稳定性一定程度上被打破了:Dan Rose为Facebook供职超过了11年,负责公司与媒体公司和苹果、谷歌等分销商的合作,还负责推动了2012年对Instagram的收购;另一名重要高管Elliot Schrage也为公司供职超10年。

这股离职潮的另一层讽刺意义在于,2018年5月的架构调整中,对商业与销售一侧的调整是Rachel Whetstone分担了Caryn Marooney的通讯业务,前者负责企业通讯,后者负责产品通讯,直接向Schrage汇报。

然而3个月后,入职刚满一年的Rachel Whetstone宣布辞职,跳槽担任Netflix公关负责人;2019年2月,已经为Facebook供职8年的Caryn Marooney(她在2018年末被提升为Facebook首席公关主管)宣布辞职,表示希望重返技术和产品领域。

这一调整几乎彻底失败了。

桑德伯格的2019:谁是朋友?

感谢 Lean In,桑德伯格仍然拥有她的女性盟友——人力资源VP Lori Goler、Instagram COO Marne Levine以及全球广告销售VP Carolyn Everson。

这几位高管在几乎8年前在不同的职位上时就开始向桑德伯格直接汇报,也同样支持她在性别议题上的主张。

>桑德伯格与Lori Goler

Lori Goler是Leanin.org的董事会成员,帮助桑德伯格稳定目前在她的女权运动基金会中的局面——目前除桑德伯格外的3位创始人中有两位已经是Facebook的公开反对者:

Leanin.orgCEO Rachel Thomas在自己的推特上不断指责Facebook的内容运营规则和黑公关手段,同时发声:“6年了,Sheryl和Lean In的关系已经没有那么大了”

Leanin.org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Gina Bianchin于2017年4月创建了 Mighty Networks。这是一个重新构想的社交网络,旨在颠覆Facebook。

>桑德伯格与Marne Levine

目前个人LinkedIn职位仍是Instagram COO的Marne Levine,则可能帮助桑德伯格止血——她被爆出将重返Facebook接替Dan Rose的职位,担任全球伙伴关系和业务发展VP。Dan Rose工作的另一部分,M A,将被另一位高管收入囊中。这两位高管一旦职责确定,都将直接向COO汇报。

在Elliot Schrage的接替人选上,桑德伯格已经挑选了英国前副首相Nick Clegg。他已经于2018年10月入职,直接向桑德伯格汇报。这位高官的背景将有助于推动Facebook与欧洲相关方面对隐私和数据问题的谈判。公关和通讯团队的重建则仍然需要一段时间。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youxikaifa/3691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