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游戏开发 > 正文 >

架构调整后,桑德伯格不再是脸书二号人物(2)

2019年03月16日 13:20来源:未知手机版

板栗饼加盟,212300,切肤之爱,舒心妍,看透人心的悲凉句子,qq三国名字大全,赛尔号雷伊怎么打雷纳多,running man e35

一旦他们享有特殊地位,一位前高级经理说:“你真的无法跨越FOSS。”

由于缺少实名的爆料者,这一名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消失在大众视野。2019年Bloomberg在纽约时报的内幕揭露雄文曝光后,再度揭露了FOS的问题:

根据四位知情人士披露,桑德伯格的最爱可以用FOS来形容,即Friend of Sheryl。他们中的一些已经被提拔到公司的强势职位。但是这些顾问们很少有动机告诉她负面的事情,因为她经常批评人们。当这些人让她失望时,她会把他们赶出自己的密友圈。

2010-2013:谷歌系发光发热

桑德伯格的朋友大体上有三类:在Facebook工作的谷歌前雇员,在Facebook工作的前政府人士以及一批杰出的女性。

>Facebook 最初的广告系统 Beacon

前者无可厚非,桑德伯格帮助谷歌从0到1地建立起了广告销售团队,而经历过Beacon(Facebook在2007年推出的针对性广告系统)大挫败,她在帮助Facebook完成货币化策略时需要做同样的事情。她的行为被称作“把谷歌作为一块肥沃的土地来抢购她需要的任何人”。

为了和Google抢夺人才,她把Facebook的招聘周期缩短到两周,并且表示“两周太长了”。

这被谷歌高管认为是恶意竞争的策略——在谷歌提出候选人提名到候选人获得高级管理人员委员会批准大约需要三周,而桑德伯格显然对谷歌内部的流程十分熟悉,这让她在稀缺工程师的招聘方面占据了主动。

>商业和营销平台VP David Fischer

Business Insider 在2010年对Facebook雇员做了统计,在1600名员工中有超过200名是谷歌前雇员。在这一时期从谷歌被引进到Facebook的高管包括Facebook移动业务负责人 Erick Tseng,商业和营销平台VP David Fischer以及2009年到2011年的CTO Bret Taylor(Salesforce的现任总裁)。

这些用人都与Facebook在2012年前后的战略完美符合:

Feed Ads战略:通过广告帮助Facebook真正开始赚钱

Mobile First战略:全力开发安卓和iOS的移动体验

>Facebook Home

Eric Tseng是安卓的高级产品经理,参与了安卓系统的早期开发,他在加入Facebook后打造了Facebook Home和在全球发挥作用的Internet.org。

也一定程度上因为这些产品的失败而没能更进一步。David Fischer则在负责谷歌负责在线销售与运营,他到现在仍是决定Facebook广告收入的重要角色。

这一批被桑德伯格引入的前谷歌雇员,和她自己对广告主强大的影响力,帮助Facebook完成了货币化策略。桑德伯格开始承担了一段时间成人监管的角色,扎克伯格也会不时向她请教管理问题,Facebook内部俨然形成了CEO+COO的双核治理轨迹。

2018:桑德伯格无人可用

在2013年到2018年的漫长时间里,Facebook的战略有了两个明显转向:

Facebook Family战略:Facebook向矩阵内的其他应用输送流量

国际化战略:美国增长达到瓶颈,国际化成为关键

商业化依然重要,但是已经不像当初寻找货币化策略一样重要和急迫,Newsfeed Ads根据产品的演进,相应地演化成了Stories Ads和Video Ads。

一个微妙的汇报线调整发生在2013年8月,新入职的产品营销VP Gary Briggs开始向当时的产品副总裁(现在的CPO)Chris Cox汇报,而他的前任Eric Antonow还是直接向桑德伯格汇报的6位高管之一。

和她的女权事业相对应,桑德伯格越来越多的工作开始和公司治理、政府关系、公共政策以及企业通讯相关。

>桑德伯格与施拉格

在2018年Facebook的丑闻事件中,桑德伯格的两个左右手最常被提起:公共政策与通讯VP Elliot Schrage和全球公共政策VP Joel Kaplan,二者都直接给桑德伯格汇报。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youxikaifa/3691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