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游戏开发 > 正文 >

区块链荒诞世界:我曾身家上亿 如今一无所有(6)

2019年03月15日 20:45来源:未知手机版

绿岛电影海报堂,空气污染原因,tnt.zu.ko,云南干旱地区,西北政法大学专业,宝马,人体体温,全国地图高清版北京地图全图

郭勇和王诚是交易所的买币者。在区块链世界中,他们的上游活跃着另一群人——自己购买矿机挖币,并在交易所将币卖出。这群人被称为“矿工”。

如果加密货币产业是一条河流,如今连源头之水也陷入枯竭。挖矿曾经被认为是区块链世界里最稳妥的赚钱方式之一,但现在连产业链最上游的矿工们也损失惨重。

周一龙面庞黝黑,手指关节粗大,布满老茧。他常年在山西太原打工做绿化,一年只回河南农村老家几趟。在他老家村子里,没有人知道他在屋里堆的一大摞黑箱子是什么东西。“村里没有人知道我挖矿。”周一龙说。

在太原打工时,周一龙从朋友嘴里听说比特币矿机能挖矿赚钱。他一口气买了二三十台显卡矿机放在河南老家。挖出来的币换成钱就拿去买矿机,一年下来,攒出来100多台矿机。

周一龙把100多台矿机都堆在自家空出来的一间砖房里,一层显卡一层板子往上叠。有时候一不小心碰到,矿机就失灵了。只能把显卡拆出来,用箱子装着再安装一次。“所有机器都是我自己在那装的,费劲死了。我也不懂。”周一龙抱怨。

最开始二三十台没事,矿机加到100多台之后总死机。周一龙怀疑是稳压器的事情。他这100多台矿机没有用稳压器,甚至连地线都没有。“农村就没有地线。”周一龙说。

稳压器一台要200多块钱,周一龙没舍得买。最后,他用了个土办法——在院子里刨个坑,弄了个三角铁扔到坑里,再扔上十几包盐。“后来一个星期左右最多死机一次,让家里边重启一下就行。”他得意地说。

2018年夏天,周一龙对挖矿赚钱充满信心。当时他用这100多台矿机一个月能挖50个左右ETH。ETH的价格为3000元人民币,每个月挖矿收入为15万元人民币。其中除去8万元电费,每个月还能净赚7万元左右。他信心满满地计算着未来的收益:“假设10月份跟2017年一样,币价变成1万元,十个月就500个币。我就收入500万元。除去70万元电力,净赚400多万元。”

然而残酷的市场现实给了他当头一棒。由于全网算力飞速增加,事实上他每月能挖到的ETH比上个月数量接近腰斩,而ETH的价格则从3000元一路下跌到790元,价格大幅缩水了74%。

到2019年1月,周一龙手中的一台矿机每天只能挖到0.005个ETH。100台矿机加起来,一个月也只能挖到10个ETH,相当于人民币7900元。这点收入甚至还不够支付电费的一个零头——每个月的电费就要花费8万元。

“你现在让我拿10万块钱,我都得让朋友往我银行卡里转点。”周一龙痛苦地说,“我挖了一年几乎没有挣钱,还赔了些,挖了一年就落了100台矿机。”

他本以为出清矿机可多少回些本钱,但如今只是雪上加霜。矿机形同废铁,过去上万元购入的矿机现在几百元也没人肯买。

人们怀着改变命运和改变世界的梦想前来区块链世界,却发现这一切只是幻象。有人从泡沫中脱身,有人仍沉湎于噩梦之中。

周一龙河南老家的100台矿机早已停机。如今,他又回到了一个太原绿化工人的身份。回想起过去一年的矿工生涯,他感叹:“这东西算利润根本没用,说白了就是拿钱去赌的。”

郭勇和王诚仍然在继续他们的维权行动。即使他们以性命相搏,但面对着徐明星的避而不见和其卸任交易所CEO的声明,他们始终没有得到想要的赔偿。

林正真也彻底离开了区块链的世界。最终,她选择回到心心念念的影视行业——尽管薪水比她在D公链时减少了一半之多。

过去一年,对林正真来说就像做了一个荒诞的梦。这个梦留下的最重要痕迹,是她的人生信条因此改变。

“千万不要相信什么价值投资。”林正真说,一口气喝光了杯里的所有咖啡。

(为了保护受访者,应受访者要求,林正真、车朗、Joey、D公链、刘扬、郭勇、王诚、周一龙均为化名。)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youxikaifa/3687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