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研发管理 > 正文 >

通往劳动仲裁院:408路公交上的程序员(5)

2019年06月17日 09:06来源:未知手机版

福建省图书馆,mm论坛,在困难的日子里


在数次往返的408路公交车上,刘权猛地觉得,在这个大城市谋生,大家本质上相同,无非的谋生工具有的是刷子,有的是抹布,有的是文字,有的人是PPT,而自己是代码。“根本没什么体面不体面的,只有遭遇困境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平时的体面实际不堪一击。”
北京市408路公交车将台路口西站

“你妈要是没钱了,你还管她要钱吗?”创始人的老婆扯高了嗓子喊,她来公司帮丈夫处理最近这摊事。
这是张博最后一次来找强哥谈判。这句话彻底激怒了他。
他怒气冲冲地反问:“这有可比性吗?我上班拿工资是我应该拿的,我没多要一分钱。”
五年前,张博眼里的创始人老婆还不是这副模样。那会儿,她和和气气,眼睛和脸上堆满了笑,问他的工作情况,问他工作环境怎么样,问他有没有什么困难。
再见面,她剑拔弩张,嘴里重复着不同的责问:“公司都这样了,你就不能理解下吗?”“公司都没钱了,给你个方案你就走吧!”
本来张博是来公司办交接手续的,顺便把他以前买的1万块钱期权退了。强哥答应的好好的,但知道他们已经在走仲裁程序后,立马变脸。
他还是反复跟张博讲,仲裁没有意义。他举例为什么聪明的人事部门什么都没要就走了,举例自己的媳妇曾是高管但因为公司发展不好也得离开,他举了很多例子,用来印证维权的无用。
对峙一直持续到了晚上19:40,张博气得嘴唇发抖,随手抄起投影仪的支架,一个长约1米的钢管。他最终变成了那天闹事的人的模样,但只是做了做样子。
强哥最终的答复是,“退不了”,公司的一切事宜他都已经交给了律师,以后由律师全权处理。
他老婆的态度则是:愿意去告你们就去告。
一个人走在四惠东的过街天桥上,张博四顾茫然,竟然不知道找谁说话。他拨通了刘权的电话,刘权只会一遍遍重复:“你别生气,这事儿肯定都有解决办法。”小文听到张博的嗓子哑了,心里一下子特别难受,就跟那天知道刘权流鼻血一样。北京四惠东过街天桥
接电话之前,强哥还在给刘权发微信,问工作上的事儿。刘权翻了下两个人的聊天记录:进展,测试,开发,需求,后台,配置,提交。他关闭了对话框,第一次没回强哥的消息。
6月3日,端午前夕。北京下了两场雨,刘权和张博再次登上408路公交,把检查了一遍遍、誊写了一遍遍的表格交到仲裁院立案,同时,又像大学刚毕业那会海投简历。
前同事给他俩传授找工作秘籍:“编辑一段话,给曾经在这个公司工作过的同事挨个发微信,问有没有工作机会。”刘权编辑了好几段,怎么都不好意思发出去。回想自己在这家公司,好像也做了不少事,风光的时候,集体团建,年终奖,下午茶,眼看着公司一步步膨胀,又一步步像砂之塔一样瓦解。
2016年秋天,新三板上市后,公司从CBD搬到四惠,这次上市有效地躲避了后来的资本寒冬。但此后3年里,公司收益连年亏损,业务始终难有进展。
公司也曾挣扎过,方式是继续跟随资本的方向。共享经济火的那几年,公司也跟风做共享,做了共享手推车、共享娃娃机、共享雨伞、共享摇摇车等,但没有一个做了起来。直到发不出工资的这两个月,公司还在做支付类小程序开发,为了拿补贴。但大势已去。
2017年9月,共享经济繁荣的北京街头
端午节后,高晨已经入职新公司,跟刘权抱怨:新公司是996,节奏太快了。刘权安慰他,“适应一下就好了”,自己心里却不是滋味。相比之下,他更愿意996,只希望未来能找个靠谱的工作,工资和社保都能按时交,就足矣。
他和张博都没想到,最终走到打官司这一步的,竟然是最老实甚至有点怂的自己。他们不知道还需要多少次登上408路公交,而劳动仲裁的结果,更是未知数。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yanfaguanli/5227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