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研发管理 > 正文 >

通往劳动仲裁院:408路公交上的程序员(2)

2019年06月17日 09:06来源:未知手机版

福建省图书馆,mm论坛,在困难的日子里


刘权去仲裁院也是头脑一热,想先探探风。但大厅里的律师给他浇了冷水——由于案件多,待审理的案件多、在执行的案件也多,从立案到开庭可能需要等4个月左右。最后还极有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
他没想到劳动仲裁会这么麻烦,脑子很乱——自己耗得起吗?到时候万一公司申请破产,就算告赢了还拿得到钱吗?而且现在辞职的话,社保就中断了。他掰着手指数了,社保已经交了4年零11个月,再有1个月就够五年。
他一直盼着,满5年就可以在北京参与买房和摇号,虽然还买不起,但有了资格,就有一种被这个城市初步接纳的感觉。他得先找个机构给自己代缴社保,再作打算。
刘权拿着一堆表格走出大门,一脸迷茫。穿防晒衫的女人又拦住他,“小伙子,要法律咨询不?咱们家律师都是正规律师,有律师资格证,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他,都免费的。”刘权不再拒绝。
民房里,女律师坐在酱红桌子背后的黑椅子上,推了推方框眼镜:“我跟你说,现在这公司就是骗你们呢,有没有钱我们一查就能查到,这你根本不用担心!”
“一定能要回来吗?公司领导说要申请破产清算,注销掉公司,到时候我们什么都拿不到。”
“一定能啊,这你根本不用担心!他就是骗你们,公司哪儿那么容易说注销就注销的,他也得需要时间。而且你看你们这个注册资本,5000万啊!”女律师亢奋地抖着刘权带来的公司注册执照复印件。
代理费是3000块,成功拿到钱后,律师再抽10%。刘权似乎又看到了希望,但没想好,只是加了微信,回去跟女朋友商量。女律师的头像是她的职业照,微信签名是:人类声音所不及的地方,还有良知微弱的声音。

乘坐408路返程的路上,难以名状的失望像罩子一样罩住了他。这不是他熟悉的感觉,他熟悉的那条从通州通往城区的八通线,每天上下班时挤得一动不能动,但总觉得满怀希望。
下班晚高峰,北京地铁八通线四惠站
他还记得21岁那年刚来北京时,公司还在居民楼里,创始人强哥坐在面前,用不大但充满激情的声音,描绘着大好局势和美好未来。他眼里的光也点燃了刘权的热血。前几年,他都拿着不到5000元的工资,第一年公司连社保都没给交。
北漂六年,刘权搬过六次家,但工作一直没换。转眼到了2019年,这家公司是他简历上唯一的工作经历。互联网公司一般跳槽才大幅涨薪,在同一家公司反而涨得慢。最近两年,刘权的工资才达到1万7左右,他挺知足。
危机发生在2019年4月,本来应该发工资的日期,一直到了下班时间都没动静。没有邮件通知,也没有口头告知,办公室里稀稀落落有几个人在讨论,不安的情绪讯速传染。
刘权加班到晚上九点,甚至忘记了没发工资的事儿。公司忙着开发支付小程序,说是无人便利店补贴很高。程序员只是执行任务,对风向不敏感。刘权也不相信创始人“真会那么绝”。偶尔的工资拖延情况多少都会有,这两年尤为明显,不过后来补发了。
刘权发了条微信:“强哥,什么时候发工资啊?”对方回复3个字:“来一下。”强哥低声告诉刘权:“公司在财务审计,所以发不了工资,下个星期差不多。”
刘权深信不疑,还转头告诉同事张博:“放心吧,公司没事儿,说是在财务审计。”
张博不相信强哥的话,但相信刘权。他们是好友,曾一起通宵加班吃睡在办公室,相信这是一家有梦想有担当的公司,也曾一同怀抱着拿着期权实现财务自由的梦想。
重庆人刘权,话少,想的也少,生活极其简单,除了爱吃,就是写写代码。东北小伙张博,人高马大,平常笑嘻嘻的,两人站一块就像大雄和胖虎。
不过嘴巴更能说的张博,也应付不了欠薪的事。最后,两个大小伙都得跟刘权的女友小文商量。小文认识的人多,主意也多,经常吐槽:“你们程序员,真的没,社,交。”程序员整天对着电脑和代码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yanfaguanli/5227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