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物联网 > 正文 >

国家外汇管理局陆磊:跨境资金流动将保持总体稳定(2)

2019年08月13日 23:36来源:未知手机版

腾翼c50自动挡,盘山门票,范德梅德

我们反复强调,中美经贸磋商的大门依然敞开。对于经贸问题来说,一定是合则两利。产业链的重塑不是那么简单,是基于一轮又一轮的科技创新,而不是基于短期政策。从来没有什么短期政策可以改变产业链。放眼几百年来看,从钢铁革命到电力革命,到无线电到集成电路和芯片,绝不是依靠一次两次经贸摩擦可以改变。我们要有自信,关键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第一财经:对我国企业经营、居民生活会有什么影响?

陆磊:第一波要加征关税的时候是从0到1的演变,这个时候是要认真应对。而后续加征关税是从1到10到更高,无非就是量变,不是质变。前面我们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后续的情形,我必须坦率说,成本总是有的,但最困难的时候也会过去,监管部门、居民、企业的抗压能力都在增强。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外汇局将继续保持外汇管理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

具体来说:保障企业和个人等市场主体正常的用汇需求,维护健康、稳定、良性的外汇市场秩序,继续为企业进出口、利润分配、跨境双向投资等生产经营活动提供支持,继续满足个人在出国旅游、留学等方面的实际需要;并且将进一步推进外汇市场开放,大力提升跨境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国家全面开放新格局。

汇率波动和金融战是两码事

第一财经:被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之后,市场担忧这是否意味着经贸摩擦有可能升级为货币战、金融战?我们有哪些应对措施?

陆磊:首先,我们没有操纵汇率,只是针对跨境资金流动进行宏观审慎管理,并且更多的是针对异常和违法违规进行管理。

汇率波动和金融战是两码事。经贸摩擦与金融战之间,还是有鸿沟的。仅仅是汇率波动并不意味着就进入另外一个领域,这只是美国单方面升级了经贸摩擦。有一个概念一定要理解,就是汇率主要受国际收支影响,而国际收支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经常项目,经常项目当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是货物贸易,而货物贸易是与中美经贸摩擦相关联的。

其次,即便中美经贸摩擦升级,中国也可以承受。一是基于实体经济,中国国民经济运行稳中有进、韧性十足;二是基于监管部门的管理能力,我们不排除最坏的情况,但做了充足准备。

我们能够比市场参与主体更早的发现蛛丝马迹,并进行提前预警和采取预案,这是宏观审慎管理的基本要义。过去这段时间,我们基本上能够做到根据相关市场变量预先反馈、未雨绸缪、预调微调,使市场主体受到的影响降到最低。宏观审慎管理不会蜕变为资本管制。

第一财经:在宏观审慎管理方面,监管部门做了哪些工作?对“溢出效应”如何应对?

陆磊:过去十年,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在保证金融市场机构安全性、稳定性方面做了大量努力与工作。此外,监管部门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是用来防控系统性风险的,就是我们要“守底线”。

“守底线”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基本准则。无论是美联储、欧央行,都要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

那么,当市场出现一些变化的时候,到底该不该做相关的应对?做了相关应对,反而被贴“汇率操纵国”标签,这个标签合不合适?到底是谁在“操纵”?事实胜于雄辩。

这一次,美国直接影响并扰乱了国际金融市场。无论是从近几日全球金融市场情况来看,还是对我国和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金融市场稳定性来看,都构成了相关挑战。

对“溢出效应”,各国一定会进行某种程度的管理,因为它所面临的是系统性风险。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预防热钱冲击的“宏观审慎管理”已成为各国央行共识。宏观审慎有两层概念,一是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管理;二是管理金融市场的暴涨暴跌。

货币当局和宏观调控者在执行宏观审慎管理时要避免出现羊群效应。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wulianwang/6629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