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物联网 > 正文 >

区块链荒诞世界:我曾身家上亿,如今一无所有

2019年03月15日 20:45来源:未知手机版

第一养生网,周杰伦,穿越火线,普通话水平测试时间,县令太狂妄选书网,面筋是什么做的,淄博新闻,电力宽带

>

《财经》记者 吴杨盈荟 | 文 宋玮 | 编辑

“最近不太平啊,我朋友圈里面好多转行的。不知道这个币圈还能撑多久。”林正真搅拌着杯里的咖啡,眼神空洞。

一年前,她从国外读完研究生回国,一个月后,她找到了工作。月薪2万元,比不少工作好几年的前辈还要高出一大截——虽然她连这家公司的名字都没有听过。

林正真误打误撞闯入的公司,正是区块链行业中最知名的两家头部媒体之一。

2018年春节,区块链爆火,成为人人讨论的话题焦点。这种狂热甚至演变为了一种“行为艺术”:知名创业者们每天凌晨3点在社群中大聊区块链改变世界,第二天聊天截图便在网络和媒体上疯传。

突如其来的集体狂热让人们相信:“在区块链即将到来的日子里,连睡觉都是浪费时间。”

和林正真一样,一大批人对区块链几乎一无所知,却在风口裹挟下一头扎进了这个充斥着暴富传说的陌生新世界。

2018年到2019年,他们经历了加密货币从暴涨到暴跌的漩涡。2017年12月,比特币价格攀升到13.2万元人民币的高点,随后一路倾泻狂跌。2019年1月跌至2.4万元,市值蒸发近82%。无数人的人生因此腾向高空,又在数月之后急速下坠。

传统金融世界中7年-10年的周期轮回,在区块链世界中被压缩成短短一年。沉浸其中的人们,被高浓度的欲望和恐惧裹挟。这场“死亡过山车”之旅中,有人死里逃生,有人葬身其中。

《财经》记者采访了12个过去一年在区块链世界中沉浮的人们。他们的讲述,组成了一个关于幻象、求不得和代价的故事。

雪崩

“地狱和天堂只有一线之隔。”

一顿年夜饭的功夫,林正真眼睁睁看着主编将BCH的价格喊涨了200美元。刚刚进入币圈的她才知道,“原来还能这么玩”。

两个小时中,主编在其区块链媒体中连发5条快讯,宣称“BCH瞬时暴涨”。消息很快对当时BCH价格造成了15%左右波动,若按流通市值计算对全球市场BCH的市值扰动则高达34亿美元。

很难想象,一个区块链媒体的行为就能对加密货币市场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这种操作的行业术语叫做“喊单”。媒体喊单的操作技巧在于,需要跟随币种价格的波动趋势。如果币价一直在跌,喊单效果并不明显。但如果币价有一点往上走的趋势,媒体喊单助力,币价便大概率会迅速上涨。

2018年之前,区块链行业中媒体稀少,最有影响力的只有两家媒体。他们只要发某个币种的利好消息,币价基本一定会涨。“那时候消息闭塞,会看英文的也不多,炒币的人没有其他渠道去。因此只要看到有利好消息就赶紧买。”林正真说。

市场没有秘密。敏感的人们迅速嗅到了区块链媒体的商机。

从2018年初开始,各家区块链投资机构争相投资布局媒体。各家展开了一轮融资金额竞赛,融资额从百万跃升为上亿。深链财经号称获得1000万元天使投资,火星财经宣布A轮融资估值1.5亿元人民币,巴比特宣布完成1亿元A轮融资……

一大批传统媒体人蜂拥而至,涌入区块链媒体创业。金色财经、币世界等主编均为来自腾讯、网易等四大门户网站的资深编辑。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也高调进军区块链,创办了链得得。

那是区块链媒体最辉煌的时候。短短一个月之间,上百家区块链媒体创立。媒体人价码一路高涨。最疯狂的阶段甚至有区块链媒体开出月薪6万元招聘记者。

媒体人高收入背后,是整个区块链媒体的暴利时代。“随便写一下,要价1-2个比特币,就能收十万八万。那个时候项目方对媒体营销费用也没有概念。”区块链媒体创始人车朗说。

单凭软文收入,一家区块链媒体高峰时期收入就能超过1000万元。

除了常规的公关费用,区块链媒体还有大量灰色收入地带。媒体和交易所与项目方紧密绑定,帮助新上交易所的加密货币喊单提成,这是区块链媒体的另一大隐性收入来源。合作项目方会免费赠送给媒体一定数量的TOKEN,以此绑定项目方和媒体的利益。通过媒体喊单,币价上涨,媒体出手中的项目方TOKEN以此获得巨额利润。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wulianwang/3687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