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数据库 > 正文 >

乔布斯只有一个 35岁+的程序员后来都干什么去了?

2019年12月02日 11:39来源:未知手机版

情侣谈恋爱逼停火车,京沪穗深,白俄罗斯一战机起火

导语:传说天朝有百万程序员,北京独占三分。(来源:火星实验室)

三十几万人,除了小部分散落在望京等地,绝大部分都被折叠于北京的西北角。

那里集结了如今互联网上多数热词:滴滴、百度、新浪……以及联想。但即便著名如后厂村路,也只有双向四车道。好在早晚高峰时,人流都是单向的,从地铁站,涌向大楼,或者反之。工作时间,街上鲜有人迹。

远离国贸小姐姐,远离三里屯的花花世界,程序员们却在足不出户地改造着现实世界,衣食住行,无一遗漏。30岁程序员,是独特的一群。姑娘们在这个年纪恨嫁,公务员在这个年纪渴望是评上正科,而30岁的程序员——焦虑?只是一种低层次困惑。他们从电脑前站起身来,能看到的,依然是办公室,最远,也不过是隔壁的公司。

因此,网上常有人提问:“35 岁以上的程序员后来都干什么去了?”

1

程序员廖藩没有朋友圈。一条也没有。好哥们陈斯的最近一条朋友圈,还是2018年1月18日。那天公司开年会,他循例在朋友圈发了几张年会的照片。没有配文。

他们觉得没什么可向朋友们说的,也从不追逐资讯热点。

最近一次例外,是在朋友圈里看到《腾讯没有梦想》,廖藩迫不及待地点开了。

如今,他们就在这家被抨击为“没有梦想”的公司上班。

中国互联网发展不过20多年,第一代的程序员多是60后,或是功成名就成了业界领袖,或是退隐江湖做了富贵闲人;随后入行的70后程序员,要么转行要么创业,要么站上管理岗,鲜少还在写代码;另一头,生龙活虎的90后程序员占了半壁江山,更别提正在成人的00后们即将登台。

刚刚30岁的廖藩和陈斯夹在其中,被生活推着向前走,未辨方向。

他们身形消瘦,被松垮的连帽卫衣罩住,脸上是面无表情的沧桑。

 梦想,还有没有?廖藩读完文章,在心里画了一个问号。

  2011年,从一所985高校的南部分校毕业后,陈斯和廖藩坐着绿皮火车从南方小城北海来到北京,入职一家小型移动互联网公司。

那一年,中国互联网正从PC时代向移动时代挺进,蓝海和红海由此划开。腾讯率先拿到了泅渡彼岸的船票,开发了一款后来驻扎在多数中国人手机的软件,名叫微信。

也是在那一年,通讯巨人诺基亚的没落初露端倪,而廖藩和陈斯对此一无所知。刚入职的他们,快乐地做着诺基亚专属塞班系统的开发。工资只有7000元,他们却为自己的快速成长而满足。

据统计,中国程序员群体中男女比例超过了12:1,而男程序员中,单身比例超过了一半(52.46%),这使得年轻程序员的生活,无论在线上,还是线下,都演变成为大学宿舍的升级版。

廖藩和七八个同事租一套房子,除了工作,就是聊聊新闻八卦。下班后大家去台球厅,谁都不嫌弃谁球技烂。赶上世界杯,不看球的廖藩也会随大流买一张球彩,坐在沙发上,在同事的呼喝加油声中悄悄睡去。

最累不过是做封闭开发。有一次,廖藩和陈斯被关在酒店房间里,突击了小半个月。版本提交的日期迫近,压力大,陈斯让廖藩教自己抽烟。老师教得潦草,学生倒学有所成。他和廖藩一样抽芙蓉王,谁没了烟,随时都能向对方讨。

抽一个牌子的烟,睡同一张床。半夜两点去楼下便利店买两瓶旺仔牛奶,一包泡椒凤爪做夜宵。燠热的夜里,和兄弟坐在电脑前,打火点烟,爆着粗口分析bug,这是廖藩和陈斯的“男人回忆”。

2

随着苹果手机成了最受追捧的时髦玩意儿,廖藩从塞班平台转到最火的IOS平台。那是2013年,只要他愿意,随便跳个槽薪水就能翻两三倍。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shujuku/9967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