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数据库 > 正文 >

裁撤中年技术员工让程序员发懵:25岁就死了,75才埋

2019年11月08日 17:09来源:未知手机版

笔记本电脑键盘乱码,酷牛网,免费数据恢复软件

采写 霍小发 编辑 卧虫

科技公司裁撤中年技术员工的传闻,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网上弥漫、发酵。程序员们有点懵。

十年前,当他们踏着高考重点录取线,走进大学计算机院系的时候,想象的而立生活一定不是这样的。

于南发现,最近连老家的中学同学都在转发华为裁员的消息。尽管2015年,他就看到过类似传闻。“不管真的假的,有这么一天也很正常。兔死狐悲?用这词儿合适么?反正大概是这种感觉。”

25岁就死了,75才埋

“技术组的宝宝们,会议室可以用了。”公司行政小美女在微信群里吆喝。于南刚适应“CTO爸爸”这个称呼,不久就成了“宝宝”。“反正一开始听她们这么叫挺别扭的,”于南发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技术组的年轻同事经常抱怨他不爱带大家团建,最多一起吃顿饭。唯一一次团建爬长城,还是在于南睡过了缺席的情况下,他们自己去的。“《三国杀》?《狼人杀》?《王者荣耀》?我真的没兴趣。”

加入这家创业公司之前,于南做过门户网站、电商。从助理PHP工程师,到高级PHP工程师,他很清楚,自己留在大公司再往上升的可能性很小了。找他的猎头一直不少,以他对行业的了解,头部流量集中在BAT三家企业中,剩下给中小企业的机会越来越少,流量的价格也越来越贵。2015年,滴滴和快的合并了,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了,走到哪说白了都是给同一群人打工,“已经没有兴奋感了,”毕业快十年,他第一次动了创业的心思,“就想折腾一下吧,其实不知道做什么。不动可能死得更快。”

(需要更多色彩的,是代码?还是生活?)

于南算是他爹一巴掌扇进计算机专业的。2001年高考进入倒计时,于南每周六下午放学还是会跟同学去网吧大战CS。县城的网吧没有耳麦,队友交流基本靠吼。冬天,厚棉布门帘一掀开,冷风灌进来,一下子冲散浑浊的空气。他在一片枪声骂声爆炸声中被拖出去,还没反应过来,只记得父亲甩下的话和脸疼:“有种你就靠打游戏打到大学去。” 填报志愿的时候,于南在所有学校都选了计算机。

“有人是真的爱这个,我肯定不是。我也不知道我爱什么。25岁就死了,75才埋,可能就是我这种人。” 到了北京上大学他很快发现,写代码是需要天赋的。同学当中有不少初中就学过BASIC语言。自己除了数学好,以前从来没接触过编程,更不会用“优美”这种字眼形容满屏的代码。想明白这件事之后,他并没有特别沮丧,反而轻松了许多,好歹这个专业好找工作,只要不挂科就行。挑重要的课上,考前能临时抱佛脚的一概不去,剩下时间就在宿舍玩游戏。

四年里,于南很少离开学校,基本都在海淀区活动,对其他地方没有太多好奇。“主要是没有好奇的资本。”

2006年web2.0正热闹,他毕业进了一家门户网站,“我运气一直挺好。” 那时候清华旁边华清嘉园的房价还在6000左右。于南算了算自己一个月的开销,觉得过几年还是能存下首付的。“要是前几年买了房,可能就不折腾创业了吧,哈哈。”

高考落榜的高中同学在北京打工,有一次来找他借书,说自己报了个培训班学编程。“我大学四年学编程,人家四个月也学编程,大家都是技术工人呗。写代码又没有啥核心机密,还有好多人自学成才呢。”

小时候,于南对自己的智商一直很自信,“大学里比你聪明的人有的是,比不过不丢人。”他说自己最大的优点是有自知之明,所以一直能特别踏实,甘于做螺丝钉。每次大学同学聚会他都是特别好的听众,听他们聊互联网八卦、创业,哪个大佬又面授机宜。喝一顿大酒能沾一沾梦想的热乎气儿,他愿意经常主动买单。技术能不能让世界变得更好他不知道,但技术能让他在北京有个体面的生活这是肯定的,他很珍惜。

随和、不装逼、不站队,于南在每家公司人缘都特别好。“与其说那么多,还不如直接把问题解决了。”这是他应对各种需求的习惯性反应。跨部门开会的时候他会忍不住一直转笔,这样时间感觉过得快一点。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shujuku/9247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