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数据库 > 正文 >

卖到几十万美元一幅,人工智能作画会是新商机吗?(2)

2019年03月26日 16:04来源:未知手机版

lady gaga赵丽颖金鹰女神,木瓜木瓜,民族团结一家亲,食疗减肥法,济南高铁,当当返利,介绍信格式,信息披露

GAN使用两个神经网络(一种处理模拟人脑信息的方式)来产生图像,即“发生器”和“识别器”。发生器产生新的输出(在视觉艺术中输出的是图像),识别器将这些输出与训练数据集进行比对,以确保输出数据符合计算机从训练数据集中提取的模式。输出结果的质量或实用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有高质量的训练系统,这是很难达到的。

这就是为什么知情人士对Edmond de Belamy的拍卖结果感到不安。这幅图并不是由Obvious的艺术家们编写的算法创建的,其用作训练集的名作名画也不是出自这些艺术家。

Ahmed Elgammal认为人工智能艺术的价值远不止于此。作为罗格斯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Elgammal经营着一个艺术和人工智能实验室,他和同事们在那里开发了一些试图通过人工智能来理解并产生新“艺术”的技术,而不仅仅像GAN一样,对以往作品进行高可信度的模仿。Elgammal谈到GAN制作的图像时说:“那不是艺术,只是重新粉刷,不称职的艺术家才会那样做。”

Elgammal称他的方法是“创造性的对抗性网络”或CAN。它去掉了GAN技术中的识别器(即确保相似性的软件),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可以增加新颖性的软件。该系统体现了一个艺术演变的理论:通过对已知风格的小改动产生新的风格。

《一个商人的无面肖像》,这幅作品是Ahmed Elgammal和AICAN制作的AI肖像之一。

图片来源:Artrendex Inc.

这些机器作品惊人地怪异,很难称指为一种新的艺术风格。它们更像是对视觉抽象的一种真实呈现。展览的图像的训练集是由文艺复兴时期肖像和头骨数据构成的,这些图像象征性很强,让人看着很不舒服。画廊在这些作品的标语中将它们命名为公爵,伯爵,皇后等,尽管它们并没有描绘出真正的人物。相反,它们只是一些类人的形象,面部特征都显得模糊和扭曲,但仍然看得出是肖像画。例如,《一位商人的无面肖像》中画了一个躯干,但也可以看做是猎犬的前腿和后腿。躯干上面有一个肉质的球形,看着像一个脑袋。整个情境都充满了机器学习算法的的痕迹,而许多计算机生成的艺术品都是这样。

根据Elgammal的说法,在画廊或艺术博览会上,普通观众是无法区分人工智能画作和“正常”画作的。这算是一种成功,说明AICAN制作的抽象图像确实具有视觉连贯性和吸引力。

人工智能艺术总是综合广泛的艺术历史背景特征后,抽象出一种笼统的视觉模式。 AICAN系统可以掌握一般的构图规则,但在此过程中,它可能会忽略特定时代和风格作品的其它共同特征。

如果不经训练,一个神经网络无法从文艺复兴时期或古代的特殊符号装饰中推断出任何东西,然而有效的训练并非仅仅通过给机器展示大量肖像就能实现。对计算机生成艺术持批评态度的人看来,人工智能画作完全没有恰当地体现其训练源作品的影响,这是无法包容的瑕疵。

尽管如此,这种作画的技术方法以官宣的方式被标榜在画廊标语上——“创意对抗网络印制”。虽然机器学习和文艺复兴时期肖像这两个卖点的结合,并没有使这些作品大卖特卖,画展上甚至没有任何宣传造势。Hoerle-Guggenheim的解释是:这是故意营造的氛围。他认为,这些令人驻足的人工智能绘画挂在那里,就可以引起足够的兴趣和买家。

关于如何看待人工智能绘画的问题,很多观众的评论认为人工智能艺术的发展是一种威胁,预示着机器将替代人类的工作。Elgammal认为应该将人工智能看作艺术家的合作伙伴,而不仅是一种工具,因为它是有创造力的。Casey Reas是一位数字艺术家,他参与设计了视觉艺术的编码平台Processing,他认为艺术家应该对自己的作品负责,而不是授权给自己创建的工具或系统来完成。

Elgammal之所以倍加推崇AICAN的能力,可能与经济利益有关。AICAN不同于某个打印制作技术或者Processing编码平台,它不仅是Elgammal创建一个设备,同时也是一种商业模式。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shujuku/3929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