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人工智能 > 正文 >

郑戈:人工智能与法律的未来

2019年10月20日 13:07来源:未知手机版

小说sodu,油烟机方太品牌新品,无盘

字号:A- A A+ 来源:“探索与争鸣杂志”微信公众号 最后更新: 2019-10-20 11:20:23 【文/郑戈】 现代性与人类能力的机器替代 人工智能是现代工业文明发展的必然产物。早在“现代性”刚刚发端的时代,现代政治哲学的奠基者霍布斯,便开始把人和人类社会构想为当时最为精巧的机器——钟表。在《论公民》的“前言”中,他写道:“对于钟表或相当复杂的装置,除非将它拆开,分别研究其部件的材料、形状和运动,不然就无从知晓每个部件和齿轮的作用。同样,在研究国家的权利和公民的义务时,虽然不能将国家拆散,但也要分别考察它的成分,要正确地理解人性,它的哪些特点适合、哪些特点不适合建立国家,以及谋求共同发展的人必须怎样结合在一起。”1611年出现的“机械人”(Automaton)一词就是那个时代的社会想象的产物,它是指借用钟表齿轮技术而制造出来的自动机械人偶。虽然这种人偶还完全不具备任何意义上的“智能”,但它却体现了促使“人工智能”最终变成现实的那种思路:人的身体和大脑最终都可以用机器来模拟。 《省思——冷眼横看人工智能热》,杜运泉主编,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19年 到了19世纪,随着自然科学尤其是物理学的突破性发展,法国哲学家开始设想研究人类行为和人类社会组织方式的学科最终可以达到物理学那样的成熟状态。人们将可以通过观察、统计和分析而发现近似于自然规律的社会规律,从而“研究现状以便推断未来”。这就意味着不仅个人的身体和大脑功能可以借助物理学法则用机器来取代,而且社会的组织机制包括法律,最终也可以由机器来操作和管理。 在孔德的时代,由于技术手段的欠缺,孔德的野心还无法变为现实。基于有限样本的统计分析,还远远无法使社会预测达到物理预测那样的精准性。但大数据存储和分析已经使样本分析有可能为整全数据分析所取代,并且日益实现动态化和分析者与对象之间的互动化。换句话说,机器通过“深度学习”也可以变得具有社会性,并且参与人类社会的各种活动,包括游戏和工作。在孔德的时代,英文中又出现了Android(人形机器)一词,其词根是古希腊文中的andro(人)和eides(形状)。人是语言的动物,一个新语词的出现必然是因为新的事物出现在了人们的现实生活或想象之中,而它能够被普遍使用并成为语言的一部分,则是因为很多人都分享着它所表达的现实体验或想象。 在工业化时代,用机器来取代人的劳动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现实,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经典著作中有许多对这种现实中工人阶级悲惨处境的描述,和对造成这种状态的生产关系和社会制度的批判。1920年,捷克作家卡雷尔·卡佩克(Karel Capek)创作了《罗素姆的万能机器人》(Rossumovi univerzální roboti)剧本,发明了如今通用的Robot(机器人)这个词汇,它的辞源是波兰语中的强迫劳动(Robota)和工人(Robotnik)。如果说工业化时代的机器(无论是不是人形的)所取代的只是人的一部分体力劳动,那么作为工业化升级版的人工智能则是这个过程的自然延伸,它旨在取代人的一部分脑力劳动。 人类一直在试图强化自己的能力。比如,过目不忘一直是中国传统文人最为欣赏和希望得到的能力之一。《三国演义》中的张松,在接过杨修递给他的《孟德新书》并快速浏览一遍之后,说这哪里是什么新书,分明是战国时无名氏所作,为曹丞相所抄袭。杨修不信,结果张松把该书内容背出,一字不差。但如今的人工智能已经能够轻松地做到这些,乃至更多。 人工智能实际上已经可以将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感知和思维、决策和执行结合到一起,从而更像是一个完整的人。至于是否具有“人形”已经不再重要了,任何关于“人工智能”的拟人化想象都是不必要的。有了物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作为支撑(或组成部分)的人工智能,可以通过它的感官(遍布各处的传感器)获得千里之外的数据,利用自己无比强大的记忆力(联网计算机和云存储)来沉淀和消化数据,利用自己远胜于人类的计算能力(算法和基于“神经网络”技术的深度学习)来处理数据,并在此基础上作出判断和“决策”。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rengongzhinen/8429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