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技术网,编程语言,IT新闻,code,代码审查

AI研究院们的“天命”(2)

2019-10-11 20:49

贝克汉姆是哪个国家的,gtx250,梦见老虎咬我

从2014年百度研究院成立,到2017年阿里达摩院诞生,中国科技公司的研究院文化、制度在这五六年来演变进化,沉淀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调性,它和每个企业的企业文化、管理理念是一脉相承的。

服务商业,又要超越商业。研究院的诞生,目的就是“超脱”出原有的政治、平衡,让一帮不平庸的人,做一些不平庸的事。

然而,学术研究和工程落地往往会成为拉扯研究院的一对矛盾。我们可以用这个视角去审视BAT三家的研究院文化。

百度研究院:从理想主义到务实精神


2014年诞生的百度研究院是目前国内时间最长的研究院。它经历了两任院长——吴恩达到王海峰。今天的百度研究院依旧汇聚了国内最顶尖的一批AI技术人才。

以2017年3月吴恩达离职、王海峰接棒为里程碑的话,它在这个时间之前有着某种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充斥着过多无法落地的学术研究,而在这之后则是随着百度内部财务、技术、市场变化,百度研究院逐渐更具备务实精神。

百度研究院中大量实验室中大量技术落地到具体商业项目之中,这种抉择和平衡显然是往当下目标满足的方向倾斜。以去年成立的百度研究院成立顾问委员会为例,它的意义在于,“加速AI产学研之路进化”,“突破解决AI问题,用AI更好地服务社会和普通人的生活。”

社科院对百度研究院隶属的百度AIG的评价是:彻底改变了以往封闭的知识体系,使算法资产渗透到经济社会的毛细血管当中。

从这样的话术之中可以看到,百度研究院和早期的“理想”相比,愈加强调“落地”二字。它不能说是错误,任何抉择都是当下多方考量之后的最优解。企业需要往往基于现实考量,它是百度当下企业战略和财务状况综合平衡的最佳结果。

腾讯AI Lab+Robotics X Lab:赛马机制下的双子星

AI Lab+Robotics X Lab的设置其实很像微软亚洲研究院与微软亚洲工程院这种“双轨制”体系——毕竟腾讯家大业大,搞两个实验室问题不大,双子星养得起。

腾讯大概是一家相信实证主义的企业。实证主义的核心理念在于,排斥形而上学,不预设结论。反映在商业上,腾讯往往会通过赛马机制去观察某个项目到底是否适合当下的环境。过往王者荣耀、微信都是赛马机制的产物。

“赛马机制”被视为是腾讯好产品频出的一个重要因素。2017年,我在《腾讯“赛马机制”,网易“一厂两制”》一文中就曾提到:

“赛马机制”往往会使得所有资源朝优马倾斜,优马很可能进一步成长为“现象级”的好马。劣马则是会逐渐淡出甚至自生自灭。

产品可以采用这种赛马机制,但面向未来的技术却不能。按照这样的逻辑运转,如果无法迅速产出商业价值,Robotics X Lab很可能会被AI Lab吞噬掉——然而腾讯做AI和技术不可能仅仅只是为了商业转化。

因此,有意思的人士安排细节在后面。

今年1月,腾讯AI Lab负责人张潼离开管理岗位,回到学界继续AI领域的学术研究。从这个细节之中就能看到,研究和工程的权衡在腾讯AI Lab之内依旧存在。

腾讯Robotics X Lab的主任是张正友,他在张潼离职之后兼任了腾讯AI Lab负责人。张正友本人1985 年浙大本科毕业,1986 年前往法国参与研发了世界上第一台用立体视觉导航的移动机器人。

这个人事安排的细节甚至可以看出腾讯AI Lab和Robotics X Lab的某种精妙的平衡精神:

让一位在学术界具备理想主义和未来探索精神的掌门人同时管理两大实验室,在学术和商业之间寻求中点。

至于马化腾究竟如何想,我们并不知道。或许掌门人自己要在自我平衡中完成理想和现实的“天人交战”,这也就是腾讯实证主义精神的最佳体现。

但是这种平衡能维系多久可能也是个问题。AI Lab和Robotics X Lab未来在某个阶段合并,可能也会是一种选择。

阿里达摩院:超验精神与组织创新

上周我在《阿里相信“超验”》一文中就曾提到:

上一篇:【2019年计算机二级MySQL考试环境系统】

下一篇:“金益智投”荣获2019年人工智能十大科技创新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