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技术网,编程语言,IT新闻,code,代码审查

我再也不想采访阿里程序员了

2020-11-25 21:20

邪魅妈咪腹黑爹,重生之神龙传人,张宝胜

1
我再也不想采访阿里程序员了,真的。
今年双十一,为了全方位了解这个节日,我和阿里的小伙伴说了一句,想采访一下他们的双十一工程师,结果他们很爽快的答应了。
当时我很高兴,负责双十一的技术大牛啊,马上我就能感受到年薪百万工程师们朴实无华且枯燥的生活了。但事实是,我天真了。
具体画风,大家感受一下。
2
“你好,你觉得今年双十一和往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我觉得今年比较突出的是RDMA网络。我们把计算和存储分开了,在计算和存储之间,不再用传统的TCP/IP进行传输,因为这种老的传输方式,需要发端打包,收端开包,浪费效率。采用RDMA技术,可以通过定制网卡以40Gbps每秒的速度直接把数据传到计算节点中去,这个速度早已远超当年的IOE架构。RDMA网络技术可显著降低90%的延时,最大程度支撑双十一。比如人工智能训练,在不使用RDMA网络时,语音识别训练每次迭代任务时长为700ms,其中通信时延就占400ms。”“那个,据说今年最大的亮点是全面上云,能简单说说吗?”
“嗯,今年主要用了神龙服务器,这个也是阿里自研的,不但支持ECS虚拟机,也支持容器化创建,意味着当流量洪峰到来时,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拉起K8S容器,并且部署相应的核心系统组件,用于分担流量压力。而等双十一过了,神龙服务器还可以继续作为公有云对公众提供服务,实现创收”。“哦,你的意思是今年的服务器,都是自主研发,国产原创呀?”
“不对,不是的,双方都是同源,但国外AWS的Nitro架构,最初的目标是以卸载虚拟机的网络和存储功能为出发点进而延伸到裸金属服务器的支持,而我们的神龙架构则是应对未来十年上云客户的需求,从下一代虚拟机技术发展角度出发设计的一种全新计算架构,支持新型的裸金属实例,进而支持高质量虚机产品”“那么从大众的理解来看,是不是就是。。。”
“不行,你不能这么写!!!技术是非常严谨的,以上我的回答,最好一个字都不能改动!”“要不我们结束吧~”
“不行,老大说我们的采访时间是30分钟,我下面继续来好好和你讲讲我们神龙架构第三代的技术特点”
采访结束后,我惊讶的发现了一个神奇的事情。
所有的答案,我居然没有一个听得懂。
3
那一刻,我突然在想,他们是不是也很痛苦,他们眼里只是基础知识的内容,却要被我翻来覆去的问。
那一瞬间,我仿佛也理解了,每年过年,你妈问你,你在北上广干的啥职业,你也要翻来覆去的解释个没完。
可能不是你妈记性差,而是人类在面对未知知识的时候,真的是完全听不懂,更何况记住了。
现代社会的分工化已经达到了非常细致的地步了。
在以前,一个记者采访科研人员,也许他也不能完全听懂对方表达的技术内容,但至少能听懂个十之七八,之后经过仔细沟通,总归能用简单直白的文字表述出来让大家理解。比如报告文学“陈景润和哥德巴赫猜想”。作者也许不懂哥德巴赫猜想,但至少能把陈景润攻克的这个难题描述个大概。
但随着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快,学科间的分歧越来越广,现在的很多行业,护城河已经大到连记者都无法听懂被采访者在说什么了。比如这两年,国内的云计算和芯片其实发展很快,但相关报道特别少,为什么,因为这块技术非常前沿,很多创作者和记者,别说理解,听都听不懂。
4
也就是在这时,我突然想通了以前一直困惑的一个问题去年达摩院成立,阿里招揽了一大批海归大牛,当时很多人说,能招大牛的原因是薪水高。
但我不太同意,因为如果要说薪水,华为给的也多,腾讯和百度的钱也不少啊?

上一篇:沙漠变绿洲背后:力学的价值和边缘计算的助攻

下一篇:IT圈的“年龄歧视”:年过35岁的程序员都去了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