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技术网,编程语言,IT新闻,code,代码审查

区块链第一股内斗,矿机企业前路漫漫(2)

2020-07-13 15:14

欧式效果图,手掌纹路图解,uc3843中文资料

早在去年3月份,嘉楠也正式启动了AI芯片的商业化。截至当年9月份,嘉楠已向AI产品开发人员交付53000多块芯片和开发套件。其第一代AI芯片勘智K210已部署于智能楼宇、家居、智慧能耗和农林业等领域。

但在2019年第四季度,嘉楠却迎来了重度亏损。嘉楠财报显示,嘉楠科技第四季度总净营收4.6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6.8%,净亏损为7.98亿元人民币。相比之下,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为2750万元人民币,亏损大幅扩大。对此,嘉楠官方给出的解释为存货和预付款减记人民币7.290亿元,额外支出近2.4亿人民币股权奖励费用。

但是嘉楠没有承认的是,因为营业收入与比特币市场价格强挂钩,且通常落后于比特币的市场价格,嘉楠的盈利在很大程度上被比特币市场左右。

比特币市场的风险嘉楠并非全然无意识,事实上,围绕着嘉楠的核心业务,内部一直存在分歧。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1月,公司早期的三位联合创始人之一、董事刘向富退出高管行列,监事也由秦风岭变更为此前的公共事务总监屠松华。而据外媒报道,刘向富退出嘉楠的根本原因,在于与公司的战略发生分歧。刘向富希望公司投资矿场和矿池业务,但其他管理层则希望聚焦于矿机和人工智能芯片业务。

>矿机企业前路漫漫

事实上,因为战略问题嘉楠还接连遭遇资本两轮做空。

今年2月20日,做空机构Marcus Aurelius称嘉楠存在未公开的关联交易;3个月后,美股研究机构White Diamond Research认为嘉楠目前存在矿机利润率低、转型AI芯片业务失败、市值不合理等问题。

种种动作,皆证明资本对嘉楠核心业务AI芯片以及矿机的不信任。截至发稿前,嘉楠的股票已经跌到了1.86美元,早已失守2亿美元大关。

但矿机企业前路漫漫,不仅仅是嘉楠,即将IPO的亿邦国际,2019年的业绩也同比2018年缩水三倍。究其原因,是比特币价格的大幅下跌对亿邦国际比特币采矿机库存的价值产生了负面影响;因为比特币价格的震荡,比特大陆也发生了高层内斗,小股东驱逐大股东的现象。

总体来说,矿机企业存在高风险无外乎四个因素:

第一,矿机生产属于高风险行业。矿机生产商营收和利润来自于挖矿行业,而挖矿行业的利润直接受币价的影响。任何币价的波动,都会通过挖矿链条传导到矿机生产商;

第二,矿机生产商天生就面临巨大的技术迭代压力。以主流币比特币为例,挖矿的产出在一段时间是固定的,产出根据参与挖矿的算力来分配;

第三,比特币等主流币,一般采用通缩机制,即产量定期减少。比如比特币挖矿的定期减半,减半必然带来挖矿行业整体收入下降。

第四,中概股普遍承压。自从瑞幸事件以来,中概股被外国投资者带上有色眼镜看待,已是不争的事实。即便已经上市,嘉楠依旧会面对不小的质疑。

内斗不止,如何继续保持自己在区块链和AI芯片领域的技术优势,拓宽更多市场渠道,向资本证明其模式的可行性,是眼下嘉楠不得不面对的一系列难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上一篇:贵州:到2022年引进培育区块链企业超百户

下一篇: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大佬云端共话AI 多个领域半年成绩单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