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技术网,编程语言,IT新闻,code,代码审查

五环外的独立游戏人(3)

2018-10-23 01:22

丰胸的日常小方法,犯罪心理第一季,河南光山,德玛西亚杯决赛,fadeinexit函数,邓卫

读研时王妙一的宿舍

年近30岁之际,妙一已经明显能感受到熬夜已力不从心。想起小时候看的《哆啦A梦》,大雄因为好吃懒做没时间学习,哆啦A梦给了他一瓶药丸,只需要吃一粒就可以不需要睡觉。不过故事最后,大雄依然无法集中注意力学习,而是把多出来的时间都用来玩耍了。

妙一也想要这样神奇的药,凭空多出来8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可利用的时间一下子延长三分之一。晚上其他人也都睡了,不会有人人打扰自己,工作效率大大提升。

她顿了一下,突然说:“诶,你觉得用‘时间暂停’做个游戏怎么样?”

5

从年初开始,国内游戏行业坏消息不断。版署改革,游戏版号停发、控制游戏总量、棋牌类游戏专项税等等消息接踵而至。一时间谣言四起,一张微信截图都能搞得大家神经衰弱。

对以独立游戏为主的小开发商而言,“限额”这个充满了浓郁的计划经济时代风格词汇杀伤力巨大。因为相较于大公司,它们将更难取得版号。

理想主义的国产独立游戏的制作人,更关心游戏内容设计。比如《蜡烛人》的开发者高鸣就认为:“只要产品足够出色,内容不违规,作品就不会拿不到版号。与其那么悲观,不如好好做游戏。”妙一和高鸣是大学校友兼好友。但她对此观点不能全部苟同。“好好做游戏”不假,不过“只要游戏好就能拿到版号”还是有些乐观了。

开发独立游戏非常消耗资源和精力,开发者的压力巨大。所以朋友熊拖泥热心地把北京开发者聚到一起,希望大家讨论一下各自接下来的计划,互相交换一下小道消息。当天得出的结论基本上也只是:现在政策也不明朗,就只能边做边看。

“像我这种一个游戏一做做三年的更是只能做做看了。”

6

王妙一现在还在构思自己的下一个项目。

至于新游戏的题材,她十分谨慎。她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在把游戏做得有趣的同时,还能通过作品传达给玩家一些超出作品本身的东西。当大环境被快餐内容充斥,如何平衡“自己的创作表达与玩家的消化不良”难以两全。她开玩笑说,如果当时没有从网易离职的话,现在应该是在杭州做着某款“吃鸡游戏”。

王妙一读研时给海军制作的游戏——可以辅助训练记忆摩尔斯码

做独立游戏没有商业投资,靠的都是积蓄,如果招人之后不能尽快把作品完成,东墙的砖总有一天会被拆完。随着社保入税,新个税法开始施行。企方需要缴纳个人工资的29%(不含公积金),对于小公司来说经营成本将直线上升,它们将很难再负担起额外的用人成本。

王妙一也觉得,既然没精力维持一个工作室的运作,干脆自己做,不能胜任的部分,就交给外包来完成。

在纪录片《独行》的最后,王妙一坐在沙发上说:“大学同学聚会或者同事聚会,我都是最没面子的那一个。”

她笑着看了一眼镜头,然后低头盯着自己手中的外卖,“我已经深刻地意识到这一点了。”

“不过我也没什么其它想做的事情了,所以应该就会这样一直做游戏做下去吧。”她拿起一瓣切好的橙子,一边剥皮一边看着我说。

在《美好世界》中,玩家扮演的辞神无论怎么改变世界,都无法让所有故事线的主角获得幸福。很多玩家穷尽了所有的尝试之后只能无奈放弃,他们发现《美好世界》一点都不美好,甚至想给作者寄刀片。

王妙一说,这就是她想要借游戏传达的、那些超出游戏本身的东西。

上一篇:“炫富”照刷屏:娱乐化中有哪些营销技巧呢?

下一篇:人工智能和5G到底能产生怎样的聚变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