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架构设计 > 正文 >

五环外的独立游戏人(2)

2018年10月23日 01:22来源:未知手机版

丰胸的日常小方法,犯罪心理第一季,河南光山,德玛西亚杯决赛,fadeinexit函数,邓卫

这句话她前后说了四五次。

3

小时候,妙一的父母都在国企工作,经常早出晚归。没人接送上学的王妙一时间虽充裕,但不像男孩一样可以天天在楼下疯跑,放学回家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玩。

妙一妈看不下去,偶尔给她买些游戏光盘。

光盘是从街上买的,类似藏经阁那种5块钱一张的“N合一”盗版盘。小贩挎着个单肩的布包,里面是各式散装光盘。据说这么卖一来方便拿取光盘,一来城管追的时候抱着包可以快点跑。

同样散装的还有妙一妈挑游戏的标准——只管封面好不好看,至于是什么游戏、好不好玩、能不能玩,都没那么在乎,所以这些光盘质量良莠不齐,不少游戏不能运行,偶有H-game,不过这并不影响妙一把里面好玩的游戏筛选出来。

父母没限制她玩游戏,多半是因为没怎么影响学习。

王妙一自己解释说,自己当年没有那么上瘾,大概要托福于那些游戏的短期回报没有设置的那么过分。如今很多游戏就不同了,它们过分强调了“短期、快速的刺激回馈”,玩家的行为被提前预测,游戏设计充满了引导性。

究竟是因为“没上瘾所以父母没限制”,还是因为“没限制所以没上瘾”,已无从考证,也不重要。总之,家人支持她用电脑,还满足了她“尝试更加便利的途径获取知识”的愿望,在她初中时用上了拨号上网。

自从家里通网以后,表弟每次来她家都会玩《石器时代》。表弟玩罢走后,她依旧回去玩自己那些单机游戏。有时候父亲下班早了,也会凑过来陪她玩两把。妙一爸视力不佳,偶尔会把橘黄色和蓝色的泡泡连在一起,系统发出急促的警告音,引得父女俩咯咯咯地笑。

4

做独立游戏之后,王妙一多少有些时间焦虑。

她总在忙各种“乱七八糟的破事”,宣发、商务都要亲自沟通。每天早上打开微信都是处理不完的消息,邮箱里也堆着待复邮件……她说实际上真正在开发游戏的时间,不到整个游戏开发周期的三分之一。

但她自有一套“无可奈何的时间规划法”:故意先去做“优先级不高”的工作,这样可以逼迫自己在“高优先级任务”的deadline面前保持压力,防止自己拖延症犯了拖慢开发节奏。这种不太健康的工作安排伴随着一周七天的工作周期。

所以她最喜欢停电,停电意味着断网,这样她可以心安理得地休息一会。

9月8日,在中央美院举行的“重识游戏”艺术展开幕式上,NEXT>

“我一个游戏大约要做三年,然后可能还要维护个一年,这么算的话最后这辈子也做不了几个游戏。”

有时她会把工作拿到家里去做,妙一妈看着自己女儿经常熬到后半夜,不能理解怎么会这么累,甚至开始乱想:“是不是因为考上清华了才这么累的?”当年报志愿,妙一妈觉得稳妥一点比较好,希望她报哈工大。妙一觉得自己的成绩还可以,模拟考一直是海淀前十,所以坚持填了清华大学。

妈妈比较传统,觉得女孩子就应该轻松一点,嫁个好人家,找份稳定工作——最好是国企。妙一将微信头像设置为成步堂龙一,被妈妈嫌弃:怎么用个男人做头像。后来妙一把头像换成了美贯。

但爸爸完全相反。他特别不希望孩子去国企,希望王妙一能做点自己想做的东西。对于妙一选择去做游戏这件事,妙一爸一直默默给予支持。

但她上大学那段时间玩游戏蛮孤独的。清华的计算机软件专业,男女比例9:1,班里只有3名女生,一个年级两个班,6名女生就这样组成了一个寝室。寝室里除了妙一,就只有另一个沉迷扫雷的妹子算是跟游戏沾边,基本没什么人玩游戏了,就她自己会抱着掌机打个通宵。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jiagousheji/375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