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架构设计 > 正文 >

中国高铁生产运营管理(5)

2020年10月17日 12:29来源:未知手机版

电影众筹,premiere cs5中文版下载,内蒙古住宅与房地产网

铁道部长刘志军在今年年初的全路工作会议上宣布的计划是:今年上半年,实现工务、电务系统生产力布局调整的整合要全部到位,年底前机务、车辆系统整合要全面完成。可见,李建勇所在的车辆部门可能还面临一些新的调整。

对此,李建勇表示:“撤并站段是改革的大趋势嘛,没什么不理解的。”

老郭:“一切就像做梦,根本来不及思考。”

“如果我们的岗位变化是铁路改革的需要,有利于铁路发展,我个人有多大的牺牲,也都无所谓。”郭志强(化名)原来在北京铁路分局工作,现在被调到北京某机务段工作,谈起自己的调动他并没有抱怨,只是说站段的工作比原来琐碎也辛苦,但都是为铁路做贡献,只是岗位不同。“我是老铁路了,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老郭原来工作的北京铁路分局成立于1950年3月1日,是全国成立时间最早的铁路分局之一。他说去年北京铁路分局还举行了很多活动庆祝建局55周年,分局就同全路的其他40个铁路分局一起,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据原来北京铁路分局的相关人员向《中国经济周刊》介绍,原北京分局有职工1000多人,而新设的北京铁路办事处定员只有80人。除去留在办事处的人员,所有的列车调度人员调入北京铁路局,剩下近500多人也都安置到了站段和其他一些单位,“所有人都有岗位。”该人士强调说。

据铁道部方面介绍,撤销分局涉及的人员全国铁路系统共有2万多名,关于原分局职工干部的调整主要分为几种情况:除到退休年龄的之外,一部分进入路局机关业务部门,一部分到客运专线公司筹备组,一部分分流到铁路系统的多元经营企业;还有一部分干部将到基层站段或留在办事处工作。此外,各个铁路局将通过其他渠道和方法安置员工。

老郭在铁路工作了二十多年,进入分局工作也有十几年了。“如果说对分局一点不留念,那是骗人,”他对记者说:“倒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得失,一起工作十几年的同事,一天之内就都各奔东西了,当时真是非常难受。”

去年3月18日,在老郭的记忆中难以抹去。

虽然之前就有了一些传闻,但当天宣布时还是觉得很突然。那天上午8:30通知开全路的电话会议,刘志军部长宣布了撤销分局的消息。“我们还没有回过味来,路局就来通知,要我们下午就要搬离原来的办公地点,因为新驻进的单位下午就要搬进来。”他说。

几天后,老郭与原来科室的同事吃了最后一顿“散伙饭”。吃饭前领导说:今天大家说好,谁都不准哭。可是,没想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十几个四、五十岁的男人,一起抱头痛哭。“真的是抱头痛哭,其中的大部分人,我和他们工作十几年,从来没见他们流过一滴眼泪。”如今,由于怕“伤心”,老郭还不敢从分局门口过,每次经过那里都绕着走。

在目前的新岗位上,老郭首先面临的是角色和定位的调整——现在的同事都是他以前的下级,而他原来都是来检查工作的,可现在他要和他们一起把工作做好。“在分局时间长了,难免不了解下面的情况,现在亲身体会站段的工作,对很多问题的看法都有了改变。”

《中国经济周刊》从北京铁路局了解到,撤销分局和撤并站段的同时,全路已经开始对各个路局的人员进行了较大力度的调整,主要的调整对象而就是路局内从事政工工作的干部,有近40%的政工干部将失去原有岗位,分流到其他下属单位。

汪淼:我不再是“铁路人”了

三年中,铁路辅业单位和社会职能机构共移交近40万人,汪淼就是其中的一个。2005年底,826所中小学、65所职业学校、208所医院和225所幼儿园已经移交地方政府管理。汪淼原来是一所铁路中学的物理老师,现在她的学校已经改了名字,划归给所在的区管理了。

“虽然我进入铁路工作的时间不长,但是上交工作证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舍不得的。”汪淼很遗憾地说,“我现在已经不是铁路人了。”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jiagousheji/17764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