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架构设计 > 正文 >

中国高铁生产运营管理(4)

2020年10月17日 12:29来源:未知手机版

电影众筹,premiere cs5中文版下载,内蒙古住宅与房地产网

建成现代化的铁路并不等同于铁路现代化。纪嘉伦教授认为后者有着更广泛的内涵:“铁路现代化不仅是一条现代化的铁路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一个现代化体制。”

王勇平介绍说,这两年,铁路内部经营管理体制和生产力布局调整力度比较大,这也是推进铁路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去年3月18日,铁道部宣布实行“三级管理模式”:撤消铁路分局,减少管理层次。即由原来的铁道部-铁路局-铁路分局-站段四级管理体制,改为铁道部-铁路局-站段三级管理模式。中国十五个铁路局(含青藏公司)中设有分局的哈尔滨、沈阳、北京、郑州、济南、上海、广铁、成都、兰州和乌鲁木齐等十个铁路局撤消了铁路分局。

全路共撤消铁路分局41个,实行了铁路局直接管理站段的新体制。与此同时,全路还展开了生产力布局调整,全国铁路运输生产站段也减少了50%左右。

“在分局撤销的过程中,有将近5万人受到了影响,但是铁路没有将一个推倒社会上,全部内部消化了。”王勇平说:“主要是分流到多经部门、安排学习再深造或者暂时性离岗和提前退休。同时,铁路还进行了主辅分离的改革,有40万辅业的人,包括铁路学校、医院和幼儿园交给社会。”

王勇平还透露,铁道部前不久在精简铁路局机关机构和人员方面进行了试点。下一步会在合适的时候在全国铁路推广。但是,现有的三级管理结构长时间内还不会变化,但“微调”是存在的,大动作不会有,下一步主要是精简站段。

高铁时代会给中国铁路、中国经济和中国人带来什么?也许现在没人能够估量到太多细节。不过作为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认为,中国铁路的未来目标就是通过推进跨越式发展,早日实现现代化,真正做到“人便其行,货畅其流”。

配文

对中国铁路改革“历史性突破”感受最深的,莫过于身体力行的“铁路人”,他们的个人命运与中国铁路的改革大时代紧紧联系在一起。

三个北京铁路人的“大变革”经历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 /北京报道

李建勇:从副主任到技术管理员

在北京车辆段京西运用车间岳家楼车库内,记者见到了人称“李哥”的李建勇;已进入中年的他,看上去朴实憨厚。

“铁路改革?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反正不管怎么改,作为我个人来讲,就是踏实地做好现在的工作,周围的大部分人也都这么想的。”

面对《中国经济周刊》的采访,他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事实上,去年底开始的合并站段的铁路改革,并非如李建勇本人所说的“没有太大的感觉”。

去年12月20日,在撤并站段的改革中,北京西车辆段被并入了北京车辆段,李建勇本来是北京西车辆段运用车间的副主任,他的职位因此被调整,成为运用车间的一名普统的技术管理人员。“那天突然通知的,要求所有调整的人员一个星期内到位。之前没有任何征兆。”他对《中国经济周刊》回忆说。

李曾经取得过多项成绩,如他带领技术人员研制了一种针对MTU(德国进口的一种型号的柴油机)高温油管爆裂问题的装置。2004年7月8日,原太原铁路分局曾发生过一起由于发电车过热引发油管爆裂,并导致列车大火的事故。“如果当时他们的车上装上我们的这个装置,事故就完全可以避免。”他向记者介绍说。

以前,铁路系统每300公里就得有一个车辆段,由于技术提高、火车提速,停靠的车站相对变少,有的甚至是一站直达,如今600公里设置一个车辆段都不成问题。于是,在铁路合并站段的改革中,出现了五个、甚至十个人竞争一个岗位的现象。

“改革肯定还没有结束,担忧前途的不确定是肯定的。特别是像我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小,负担比较重。”李建勇有自己的顾虑。像李这样三、四十岁的人,在铁路各项工作中都是骨干和中坚力量。而在改革中受到影响最大的也是这部分人,因为年纪再大点的人,可以采取内部退养的方式离开工作岗位,年纪轻的则可以有更多选择。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jiagousheji/17764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