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架构设计 > 正文 >

从外卖骑手消失的时间,看技术进步的魔咒。

2020年09月11日 10:46来源:未知手机版

s6光辉天赋加点图,玉龙雪山门票,中华萌国传

《人物》的《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火了,理所当然,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刚给完骑手一个差评,马上就可以说美团你这么可以这样,我们不总是如此吗?

从文章的传播逻辑看,此文必火。但仔细看内容,细思极恐,全文提及“饿了么”33次,提及“美团”113次。文章开始显示出巨大的影响力之后,饿了么马上官宣尽快发布新功能:在结算付款的时候增加一个 “我愿意多等5分钟/10分钟”的小按钮,并会对历史信用好、服务好的优秀蓝骑士,提供鼓励机制,即使个别订单超时,骑手也不用承担责任。

必须为饿了吗的公关团队点赞!!!

2016年11月,美团创始人王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的口号『美团外卖,送啥都快』,平均28分钟内到达。王兴认为,快是一个很好的技术的体现。

为了解决外卖配送的管理,美团开发了实时智能配送系统“超脑”,饿了么开发了“方舟”。2019年,ArchSummit全球架构师峰会,美团配送技术团队的算法专家“王圣尧”介绍了这个智能系统的基本运行模式:

从顾客下单的那一秒起,系统便开始根据骑手的顺路性、位置、方向决定派哪一位骑手接单,订单通常以3联单或5联单的形式派出,一个订单有取餐和送餐两个任务点,如果一位骑手背负5个订单、10个任务点,系统会在11万条路线规划可能中完成万单对万人的秒级求解,规划出最优配送方案。

美团的算法与 AI 的技术水平算不上全球顶尖。从公开资料看,美团的人工智能技术路径受三大学派中的行为主义(Actionism)的影响最深刻。行为主义又称进化主义(Evolutionism)或控制论学派(Cyberneticsism),核心原理为控制论及感知-动作型控制系统,早期的研究工作重点是模拟人在控制过程中的智能行为和作用,如对自寻优、自适应、自镇定、自组织和自学习等控制论系统的研究,并进行“控制论动物”的研制,最终将研究方向转向智能机器人系统,并结出六足行走机器人Brooks等硕果。

当然,外卖配送平台管理着海量的骑手,强“管控”无可厚非。但,技术的进步与发展,以人为核心,尊重人类是科技应用的前提。作为外卖平台,链接着供应商与消费者,当然也链接着配送站和骑手,外卖平台尊重甚至讨好消费者,也需保持对骑手的基本尊重,保持对科技应用的克制,这无疑是负责任的企业的底线。

但到目前为止,美团和饿了吗两大外卖平台的管理系统中,配送时间都是最重要的指标,超时是不被允许的。外卖骑手聚集的百度贴吧中,有骑手写道:“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

骑手们无法依靠个人力量去对抗平台以及系统分配的时间,他们只能用违规甚至违法的驾驶行为去满足时间的约束。根据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孙萍的研究,外卖骑手挑战交通规则的举动是一种逆算法,是骑手们长期在系统算法的控制与规训之下做出的不得已的劳动实践。

这样笔者不禁想起了卓别林在1936年推出的电影《摩登时代》和弗雷德里克·泰勒(F W Taylor)于1911年提出的科学管理理论。

>关于泰勒,传播最广的一个管理实践是:管理人员拿着秒表测量挖煤速度,改良铲锹和挖煤的动作,最后用最有效的方式训练、复制工人的工作流程。其实,泰勒的理论核心是:用科学化的、标准化的管理方法代替经验管理,也一直在强调,管理转变必须考虑人性。但终其一生,泰勒一直被工人所抵制。

需要注意的是,泰勒的科学管理理论的形成及传播是在一百多年前的美国,随着生产力及文化的进步,科技伦理(Ethics of technology)在国外的工程学课堂已是必修课。

科技是双刃剑,科技工作者及其共同体应恪守一定的价值观念、社会责任与行为规范。科技伦理关注的就是:人和企业与技术、工程、环境、生命之间的道德问题。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jiagousheji/17156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