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产品设计 > 正文 >

硅谷看上中国二三线城市程序员:工资低肯加班

2019年10月19日 17:53来源:未知手机版

公共事务的治理之道,太空极磁枕,大百度

Harrison Rose在美国科技行业浮沉已有四十余年。他在硅谷创立商用机器人硬件企业TRC不久,机器人就被写上了外资审查名单。这一道落下的贸易铁幕,却没能挡住他去中国、建分公司、招软件工程师的计划。

至于他的目的地,不妨一起猜一猜:是靠近工厂的深圳?还是投资人聚集的北京?

Rose告诉硅星人:对我来说最好的地方,应当是西安,或者是成都。

硅谷创业企业为什么选中了中国西部的程序员,让凉皮肉夹馍牛油锅与代码迎来了新的结合?

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是,中国软件工程师的队伍正在北京深圳等一线科技大城之外的地方迅速壮大。他们中既有传统的高校毕业生,也有从流水线产业工人转型的软件开发工程师。最励志的一位女工程师孙玲,已经从深圳电子厂走到了Google的纽约办公室。

能从女团出道的纺织女工杨超越只有一个,但能复制、能“速成”的软件编程技术,无疑为更多国内寻求新机会的人打开了更广阔的大门。

一手需求,一手供给。如果说中国“出口制造”的时代正在消逝,难道“出口脑力”的时代正在到来?

最早发现商机的人——“沈阳”的程序员Bob

有一名美国程序员很早就发现了中国程序员的价值。

早在2013年,美国主要电信企业Verizon发现系统长期出现来自中国的访问记录,怀疑遭到中国黑客侵入。调查发现,一名地址显示为中国沈阳的员工“Bob”勤勤恳恳通过VPN写代码,熬夜在美国时区“朝九晚五”工作,还获得了代码干净、最出色工程师的好评。

进一步的调查显示,真正的Bob四十多岁,是美国办公室的老员工。他的工作日常是在YouTube上看萌猫视频,去eBay购物,刷一刷Reddit、Facebook、LinkedIn,5点下班。

真相揭开:美国的Bob年薪六位数,用自己五分之一的工资,把自己的工作外包给沈阳一家软件外包公司。他将RSA动态令牌快递到了中国,让外包商可以在工作日通过VPN访问公司系统,帮他完成他的工作。

虽然Bob没有逃过被解雇的结局,他其实是一个具有资本家眼光,深谙跨国套利之术的雇员。

之前提到的创业者Rose选择中国西部的原因也是成本:如果是深圳北京,成本要高25%。

Rose常用硅谷流行语来品评时事,比如“Garbage in garbage out”(错误输入,错误输出)。“Pick the best of both worlds”(撷取两个世界最好的果实),则是他对中国计划的总结。

美国大型企业和创业公司的IT外包早有历史。印度受益于语言便利和更早的信息技术产业投入,IT外包产业创下千亿美元价值,也是国家支柱产业之一。

企业跨国外包的原因,都写在了广告词里:既能获得高质量的外国雇员,还能够节省70%的人力成本。

有意思的是,曾经美国企业的外包目标是印度等英语为主要语言的国家,如今中国工程师却正在走入视野。

一名负责辉瑞集团亚太地区的软件架构师Troy Hunt,与印度、中国、菲律宾三地的数十个供应商,完成了上百个项目。他对比了2015年三地的工资数据,与英美国家形成了巨大的差异。

印度和菲律宾都是英语母语国家。但在三个国家之中,他还是最希望与中国团队保持合作,因为中国工程师质量高,处事灵活,附加条件少。但必须是长期合作,因为中国的程序员不太精通英语,改中国程序员语法的任务量还是太大了。

他认为:“如果你热衷于技术而不关注中国的动态,那么你可能会错过未来几十年,世界上最重要的技术创新和增长来源。”

资本总是飞往成本最低的地方,选修过宏观经济学101的同学们都被教育过:各国生产自己具有相对优势的产品,全球分工、交易互换。两个国家都能以更低的价格消费更多的产品,让所有人从中受益。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chanpinsheji/8423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