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产品设计 > 正文 >

程序员口述| “996”工作制并非是一个整体性的“敌人”

2020年04月06日 07:06来源:未知手机版

如何打开mdf文件,好久不见哪个台播出,贾晓烨被调查

【编者按】寒冬是一名有五年工作经验的高级程序员,曾担任某网络安全产品的客户端研发。也是“996.ICU”事件的一个细致的观察者。这篇带有评论和分析性质的文章,并不标榜能够代表一个群体的声音,寒冬能够代表的也是基于他观察到的有限信息和其价值观的某种“偏见性观点”。我们希望提供一些不一样的声音,一种能够补充现有观点的看法。
寒冬个人支持对“996”工作制的抗议,并且分析了它在今年出现的合理性,与此同时,寒冬认为,事情的发展有了一些偏激的成分,对它的解读也有了一些偏向性。“996.ICU当然不只是要吐槽而已,它不是微信杠杠群,但初始阶段还是比较轻松戏谑的,而如今的诉求则越来越严肃了。”寒冬说。
2017年10月11日,浙江省杭州市,一名程序员找到了一处安静的角落静静处理工作。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以下为口述内容】
我所在的公司是一家软硬件兼有的网络安全设备提供商,我的团队一共6个人,负责这套信息安全产品中客户端的研发。
按照招聘JD的说法,我算一个高级程序员吧,如果把我们的工作比作盖房子,我是负责框架的搭建,我会写这个代码里的一些关键的类,包括程序结构的设计,而我团队里的同事们会去补充那些具体的内容。就是说,我虽然负担了一部分的管理工作,但我主要的工作还是写代码。
我们是半弹性工作制,即没有明确的到岗时间,只要你一天的打卡时间超过八小时就是符合公司规定的。我们公司的工作制度并没有一个明文规定的“996”,但是在项目比较紧急的情况下,一周70个小时的工作时间还是很常见的。
劳动者有天然的弱势地位,但也并非毫无选择权
在涉及劳资双方关系时,有一种朴素的观点,那就是资本是很容易联合的,而劳动者之间天生是竞争的,加之资本能够抵抗风险的能力比劳动者个人更强,因此劳动者在和资本资方议价时,天然处于不利地位。没有资格跟公司议价,很多人认为这是“996”制度存在的本质原因。比如有人面试时明确拒绝加班而被淘汰。我承认,这样的情况确实不算罕见,但也并非全部事实。在实际工作中也不难发现,资本与资本之间也存在竞争,这种竞争会赋予劳动者一定的议价资格。不然,猎头的工作也就不那么值钱了。
换言之,程序员们实际上是有选择权的,他们可以在996的工作制和955的工作制里面做选择。大部分程序员并不是被逼无奈,身不由己受到压榨。抛开那些在合同上或者宣传上被欺骗的情况,选择“996”公司的人,实际上是认可了over work over pay的理念。我刚成为程序员的时候,选择了一家“996”的公司,而我室友也是程序员,他在一家国有企业做ERP, 是一个很标准的955。当时我们两个起步的时候大概是有50%的差距,比如他薪水是20万,我的薪水就是30万。
当然,上面说的是互联网行业繁荣的时候。今年互联网开始进入寒冬,程序员的选择实际变少了,即议价空间变小;甚至有些公司是原来没有“996”,现在反而执行“996”的方式逼迫一部分人离职。这些可能是今年“996”的话题忽然变得更加尖锐的客观因素。
“996”不是一个整体性的敌人,它也不是铁板一块
抛开over work over pay的理念,实际上我们公司的很多人也在Github上的 “996.ICU”页面吐槽了。Github网站本来是一个托管代码的网站,是一个公共的代码仓库。当然这上面也出现过不少带有某种诉求的表述。“996.ICU”建立的第一天,我在一个技术博客上看到了链接,随即就点过去了。我的感觉是,当时它是以一个很戏谑的方式来陈述这件事的,比如最初的病床标志都是粉色的。当时issue是它的一个大标签,功能是用来讨论话题的(issue是Github提供的一讨论仓库内容的功能,在这个项目里则起到了类似论坛的作用),最初里面大部分的程序员发言都带有自黑的态度,就像码代码的人都会讲自己是城市农民工一样。然而,随着这个项目逐渐被更多的人所知,它开始变得越来越严肃了,演变成了一个抗议性的诉求。我也会和同事们在茶余饭后聊这个事儿,我们发现,很难把“996”工作制本身视作一个整体性的敌人去对待,因为“996”和“996”也是不一样的。”996”是否可以被接受的关键在于,它是以怎样的方式被执行,是强制的还是非强制的,是事先声明的,还是事先没有声明的,甚至以蒙骗的方式突然执行的?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chanpinsheji/12830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