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编程技术网 > 编程语言 > 正文 >

从天价月薪14万到中途退场,第一批媒体人已在逃离区块链

2019年02月20日 02:54来源:未知手机版

世茂滨江,芈月传 电视剧,中国好货源,lgkm900,迅雷稳定版,so far so good

文/李曼曼

编辑/孙鹏飞

入链如同恋爱,有时说散就散。

在上海一家区块链媒体工作的程毅最近想要辞职了。公司不断降薪,老板一直说要转型但未果,他隐隐觉得,大家很有可能要散伙了。

回想起一年前信誓旦旦的自己,程毅百感交集。

2018年3月初,在区块链行业发展得如火如荼时,他的老板说服投资人,成功融资到300万,建立了一家由4名记者,3名业务人员和1名内容负责人共同组成的区块链媒体。程毅,便是内容负责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财经媒体工作了5年的程毅,他看中的是区块链媒体工资涨了20%、年底分红和写稿量比前一份工作降一大半。他曾幻想着有更多的时间去提升自己,管理团队。

转变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突然袭来的区块链寒潮,让他有种“出师未捷”的感慨。记者们相继辞职,稿件只能由他亲自来写。线下活动和培训也逐渐办不下去了,最终公司营收寥落。

天性爱自由的媒体人,跨入风风火火的区块链行业,看中的是高薪、高职位、高成长空间。他们原以为可以缩短赛道,更快实现财富自由。但这只是蜜月期的一厢情愿。

但在新闻理想和金钱下,在报道经验和专业知识间,这群人也有过充满着怀疑、迷茫和挣扎的磨合期。

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今,行业巨变,寒风吹醒了这群媒体人的美梦。

但如果现在辞职,他又将跳往何处?还会有同样的高薪和同等的岗位吗?这些问题,程毅不得不考虑。

这是近几个月来区块链行业媒体人面临的困境。他们在不断思考,是坚守还是分手。

困惑:9成区块链媒体消亡

又一家传统媒体消失了,2018年12月1日,《法制晚报》宣告休刊。如果在半年前,程毅听到这类消失,或许会暗自庆幸。只是如今,他发现,自己跳槽的地方,同样落寞。

在上海,程毅有个“五角星”团体,5个小伙伴都在上海的互联网媒体圈打拼。有趣的是,他们在2017年末,全部走进了“区块链媒体”,有人自己成立了区块链媒体,有人做了区块链媒体的运营或者内容的负责人,有人专门做了个区块链圈的“饭局”……

然而,区块链媒体很快门庭冷落,区块链媒体消失的消息不时爆出。2018年3月才融资千万的“虎尔财经”,6月15日后再无动向。品途网旗下“瓦斯财经”、“新金融见闻”、“区块链价值观”、“区块链研究室”等一众区块链自媒体也先后自6、7月份后再未见更新。

已停更的部分公众号

2018年8月以来,区块链财经媒体经历了多次封号潮,其中吴解区块链pro更在重新上线85天后又被封号。

封号背后,资本离场。据锌财经了解到,仅2018年下半年就有超1000家区块链媒体成立,但在投资人谨慎观望之下,至今仅剩100多家。 

有些区块链媒体脚步大、路子野,一切都向“钱”看,除了洗稿抄袭,还闹出200阅读量报价10万、打着培训旗号割韭菜、收钱写黑稿等事件。不难想象,采访严谨、有版权意识的媒体人一入场,便发现与这类公司在思想上,格格不入。

程毅告诉锌财经,好的区块链项目不多,落地的更少,区块链媒体能采访做的内容素材很少。因此区块链媒体的玩法更倾向娱乐化,常常出现“某某大佬又跟某某大佬撕逼”等内容,但同时缺少行业的自律。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刚入行时,程毅发现,要想在一些相对大型的区块链活动上获得媒体通票,媒体还需要拉几个项目去买他们的展台。这即使在互联网媒体行业,也是前所未闻的事情。

本文地址:http://www.reviewcode.cn/bianchengyuyan/3244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